热点:
当前位置: > 时尚 >
时尚界“文化挪用”涉嫌种族歧视这是什么梗?
时间:2019-02-23 11:40 浏览次数:
时尚界“文化挪用”涉嫌种族歧视这是什么梗?
印象比较深的是美剧真爱如血里,一个黑人女孩特别敏感,觉得她白人的朋友歧视她,diss那个白人女孩,那个女孩本来没那意思,但是没法辩驳直接哭了,后来黑人女孩也变吸血鬼了。其实如果说二三十年前,咱们敏感一点还很正常,但是现在咱们国家已经很强大了,根本无须跟他们叽歪,直接限入境,就你们那点资本哪来的勇气歧视。视力越来越弱了,听力就越来越强;平时听不到的就会仔细去听;平时不会去想的就会胡乱去想;其实别人本身没那个意思,但是被你自己想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人呐!
前几天,由于被网友指出涉嫌种族歧视,Gucci 下架了 2018 秋冬系列一款毛衣。
Gucci 红唇面罩高领毛衣
Gucci 红唇面罩高领毛衣
Gucci 2018 秋冬秀场造型
这款设计源自 2018 秋冬秀场造型的毛衣,领子能覆盖到下半张脸,嘴巴位置是红唇开口,网友指出观感很像 20 世纪喜剧演员丑化黑人的化妆术——白人演员把脸上涂黑扮演黑人,即俗称的“扮黑脸”(Blackface)。

Blackface 在 19 世纪开始普及,到 20 世纪中叶,美国还发展成一种舞台表演艺术。虽然这种艺术形式通常被认为存在对黑人的冒犯和不尊重,但直到 21 世纪初才基本失宠。

1900 年,William H. West 巡演海报,展示了白人变黑脸的对比效果

下架产品时,Gucci 发表了道歉声明,表示尊重普世价值,保证多样性,吸取教训。

过去一年来,时尚界惹怒黑人同胞的事情并不少见。

2018 年圣诞前夕,Prada 推出 Pradamalia 系列玩偶,其中一个小黑猴角色同样被指出涉嫌 Blackface。


Prada 小黑猴玩偶 Otto

这个小黑猴被指很像图书《小黑人桑波》(Little Black Sambo)中的主人公桑波,该书于 1899 年在英国出版,1950 年代在美国被列为禁书,因为图书被指涉嫌歧视黑人。


《小黑人桑波》不同时期的封面

面对网友指责,Prada 立即下架产品,并发表声明,表示无意冒犯任何人,也厌恶所有形式的种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形象,还承诺成立专门部门负责判断产品是否涉嫌种族歧视。

估计很多人中国很难理解黑人同胞随时受不了的状态,但是过去一年来,我们也经历过几次时尚界的种族歧视事件。

2018 年 4 月,Balenciaga 巴黎店员区别对待中国人事件,一度成为中国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头条话题。

而到了 2018 年 11 月,Dolce & Gabbana 设计师辱华事件,人点持续发酵至少保持了两周时间。

为什么中国人对于 Balenciaga 和 Dolce & Gabbana 的态度那么强烈?因为过去相当长时间,西方对中国和中国人有过太多不尊重和冒犯的行为。到了近些年,大家同在一个地球村,再出现任何类似迹象的行为,自然会让人随时受不了。

不管是 Blackface,还是辱华,本质上来说,之所以出现种族歧视,源于西方时尚品牌主理人,他们作为白种人,内心一以贯之的白人至上主义。当他们不自知或者故意挪用其他文化时,并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挪用行为是否恰当,也没有不顾及他人的痛苦和伤害,只是将其看作是一种异域元素、创作灵感、智力饲料,一个可以消费和买卖的噱头。

表面上,时尚界的种族歧视只是伤害了一小部分人,但这种行为让人不安的核心,却关乎整个世界如何看待多元文化,以及占主导文化地位的人群如何看待自己,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所以我们要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如果这种事情得不到遏制,之后就会源源不断出现新的变种,伤害更多的人。

品牌们能够快速道歉,并下架产品,行为是值得赞赏的,可以缓和尴尬对立的局面,获得短暂的谅解。不过,道歉完就万事大吉了吗?当然不是,反而让我们对于人性的拷问变得更加迫切。

我们不禁要问,种族歧视事件反复出现,到底是时尚品牌有意为之,还是真的只是忽略了一些事实?

假如没有人发出质疑,一些新的刻板印象被年轻一代当成艺术思潮和时尚审美接受,让他们沉迷于时尚消费带来的优越感和快感之中,全然不觉得自己是种族主义者。毕竟他们喜欢黑人音乐、中国功夫,怎么可能会是种族主义者呢?实际上,他们已经成了种族主义的帮凶,而品牌尝到了甜头,就会在未来某天炮制出某种新形式的种族歧视噱头出来。

当越来越多人无视种族歧视,一味地拥抱时尚消费带来的快感和优越感,那无疑是在助长种族主义的发展。

觉得小题大做了?不妨举一个非常实际的例子,撇开种族,仅看歧视。

假如你有一个朋友身材很胖,你每次见到他,都叫他“胖子”,对方也回应你说“我是个胖子”。如果你内心真把他当朋友,懂得朋友之间相处的基本尊重,你绝对不会那么做。既然你开了口,你内心绝对对他有偏见,至少是你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某种偏见和优越感。

简单来说,种族主义也好,歧视与否也罢,不是通过你如何对待你所知道的东西来衡量的,而是通过你如何对待那些你不知道和不熟悉的东西来衡量的。

时尚界的种族歧视,本质上是文化挪用造成的,这种行为之所以屡禁不止,源于文化挪用的好处非常可观。品牌们因为某种商业需求挪用某个文化,拿到好处之后,就可以撇清关系,安心回到自己的文化体系里,换做谁都会屡试不爽。

就好比一个白色玻璃球,它觉得今年适合推广黑色,就给自己涂上了黑色,但是它并非认同黑色,只是在利用它。如果黑色觉得自己被冒犯了,白色玻璃球只需一个道歉,说一句不好意思,只是开个玩笑。如果黑色不发声,把自己染黑的白色玻璃球得到无数关注和掌声之后,只需擦掉身上的黑色,带走所有的好处,再去“拥抱”棕色、黄色。

很显然,无知的文化挪用造成的种族歧视,是自恋、任性、傲慢,需要格外警惕和小心。

当然了,文化挪用,也并非全是种族歧视。

前两年,Vetements 挪用苏俄青年文化大火,让全世界看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且区别于东西方的世界。

前不久,Louis Vuitton 发布 2019 春夏男装广告,布景和人物关系,非常巧妙地复刻了 19 世纪法国现实主义画家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 1819-1877)创作于 1855 年的作品「画室里的画家」。


Louis Vuitton 2019 春夏男装广告大片 | 摄影: Mohamed Bourouissa


《画室里的画家》现藏于巴黎奥塞美术馆

Virgil Abloh 此举用意明显,让创立于 1854 年的 LV 又多了一层文化艺术内涵。

再比如 Gucci 2018 秋冬秀场的断头造型。


Gucci 2018 秋冬秀场的断头造型

模特手中的两颗断头,会让人联想到 15 世纪末在西方红极一时的紫貂配饰。



佩戴紫貂配饰的贵妇画像

这种紫貂配饰,是一张完整的貂皮,头部镶嵌了贵金属、水晶、珍珠、宝石,常被有钱人挂在腰间显摆。


紫貂配饰


紫貂配饰头部细节

到了 16 世纪末,这玩意儿作为奢侈品的争议越来越大,最终被禁止。

虽然 Gucci 官方并未表示挪用了这个概念,但是紫貂配饰让人联想到人类的欲念和野望,正好符合 Gucci 这一季的救死扶伤主题。而且模特拿在手中的断头,已经不是动物的头,而是人头,这里面既有科幻思路,也是对人性贪婪的极大讽刺和拷问。这些细节铺陈出来的庞大宇宙观,恰好是 Gucci 最近几年正在构建的品牌文化概念。

就创意而言,文化挪用的集大成者,无疑是老佛爷 Karl Lagerfeld。他执掌 Chanel 已经 30 多年,几乎每一季都在借用当红的文化元素,而且他老人家围绕 Coco Chanel 女士为 Chanel 构建了丰富多元的品牌文化体系,以及相互关联且互为生命线的产品矩阵。如果你有机会去参观今年 4 月在上海举办的《走进香奈儿》展览,就能获得直观体会。


《走进香奈儿》展览将于 2019 年 4 月 20 日至 6 月 2 日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举行

不过,即便是江湖老司机,Chanel 也在 2017 年翻过车。

那一年,美国Interview杂志 8 月刊刊登的一张 Chanel 主题时尚大片,因为涉嫌严重的种族歧视,在社交网络的亚裔人群里引起了广泛讨论。

取景于纽约唐人街的照片中,一位亚洲模特头戴印有 Chanel 品牌 LOGO 的斗笠,脚踩着 Chanel 新款凉鞋,肩上挑着扁担,扁担上挂满了 Chanel 当季主推的 Gabrielle 手袋。


美国 Interview 杂志 2017 年 8 月刊内页

照片中的斗笠是引发种族歧视的关键。早些年,当西方列强入侵东亚、东南亚时,农田里戴着斗笠劳作的妇女让欧美士兵们记忆犹新,他们将这种亚洲女性形象带回西方,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

战争结束后的半个多世纪时间里,这种过时的亚洲女性形象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而是长期存在于各种好莱坞电影和时尚大片之中,成为西方人调侃戏弄亚洲人的一种娱乐消遣方式。


川久保玲 1980 年代作品造型

文化挪用的对面,也并非一片空白,川久保玲是必须提到的名字之一。

1980 年代,玲姐在巴黎发布作品,当时被西方媒体评价为“破烂时尚”,以及颇具政治色彩的“广岛时尚”。但是玲姐本人却说自己的作品被误解了,她说自己出生在日本完全是个意外,与作品没有直接关系。

众所周知,玲姐的作品,不断地突破人类的智力极限,让人拥抱思想层面的自由。从她和世界各地艺术家合作的广告大片,就能看出她的设计理念,完全是当代文化的大熔炉,宣扬了一种世界公民的视野和愿景。


总的来说,时尚界的文化挪用,不管是用意好的,还是涉嫌种族歧视那类用意不好的,基本上都是品牌基于自身文化优越感而有意或无意地对于其他文化的冒犯。

引发争议与否,大红大紫与否,与作品所处的时间有很大关系。譬如 John Galliano 在 Dior 时期的亚洲风情作品,如果放在现在,各种觉得被歧视的言论少不了。

因此,时尚界既然打开了文化挪用的阀门,并且长期依赖于这种行为,时尚派网,设计师创作时就得加倍上心、加倍小心,不仅思想要自由,要有创造力,更要有远见,从而避免任何不友好的事情发生。

当然了,我们反对那些涉嫌种族歧视的文化挪用,赞扬那些富有远见的文化挪用,并非刻意宣扬某种文化更高级,更不是为了贬低某种文化更低级,而是在提醒人们要懂得尊重和包容,让多元文化孕育出更多元的时尚世界。

文 | PiPiJuice

本文为时尚特邀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图片素材来自互联网,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有侵犯您正当权益,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责任编辑:熊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