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 > 文苑 >
无这种道理,是天的规律
时间:2020-04-12 20:03 浏览次数:
无这种道理,是天的规律,而在地有所仿效。但如果到了尽头,无和有两种东西就会周而复始。老子在函谷关为尹喜所作《道德经》中,指出的非平常的规律,我后来知道后,就想分析一下无这种规律。从魏晋的正始年间开始,就有了无的声音,凡是喜好庄老之学的,大多都以无为贵,但是这种无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无的极限就成为了有,崇尚有的学问创立后,以无为贵的学问又得重兴,这也是一种相生相合。
譬如草木来说,他们的无,就是指化作灰飞,要么就是作为泥沼,忽然就不见形体上的相互依偎与交相呼应的现象了,而轩辕氏发现了洛图,周文王又演生出了八卦,从没有到有,又是无的规律了。所以说追求有的人,常常得不到,而追求无的人,常常保全自己,这不是无的规律,又只能说是自然的法则了。基于此,那么就会产生疑问,何晏谈论无怎么样?正始年间的玄学,从何晏开始,但何崇尚清谈却又做锐意变革的事情,作为宗室,却顺势被杀,这不是以无为贵。那么竹林七贤里的嵇康怎么样呢?他虽然看起来放浪形骸,故作潇洒,但是嵇康却说自己褒贬商汤和周武王,也看不起周公和孔子,于是落得孤身一人,又对抗司马家,这不是以无为贵。那么与东海王司马越结党的王衍怎么样呢?他专门喜欢谈论玄学,用拂尘谈论无的道理,可是王衍不求避祸,反而火中取栗,哪怕在危墙之下,快要死去,却只后悔没有干好匡扶的事情,这不是以无为贵。
那么你又说崇尚有,又说崇尚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只能默然处之,姑且把无看作二,把有看作一,懂得二的人知道进退的方略,懂得一的人却只知道前进,但知道进退的做事情就会犹豫,只知道前进的又会遇到难以避免的艰险,那么既然不能坦然面对,却又不能工于心计,就只好遵从自然的规律和事物发展的顺序了。两晋毁灭,儒学遭难,就有名士洋洋洒洒的说,做事一定得按照本心来,做器物就得听从工匠的看法。即使是这样的天道,却扣上崇尚有的帽子,这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吗?名不副实的人被杀害,贪得无厌的人也被杀害,要是天道如此,这样的话,必然不能长久。于是人们再一再三求问于玄学,隐士反而成了老师,对于他们不停的尊崇,国家没有了财富,民力也变得虚弱,当官的议论不休却专注敛财,这成了举国利己的样子。
想要追求无的道理,就要遵从人的道理,人的事情都做不好,谈论天意的就常常迷失。这就是所说的追求无而无所得的意思。现在的人,一遇到艰险就希望谈论无的道理,却又干着求神问佛,追求现实利益的事情,这恐怕是另一种既以无为贵,又崇尚有的样子了吧? (责任编辑: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