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 > 文苑 >
一封无法寄出的信
时间:2020-05-08 15:08 浏览次数:
最近看到个征稿启示,要求有些独特,只征一封无法寄出的信。
我突然感到自己也有一封,多年来,一直在心里。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是中越边防部队某部的一个士兵。那年的腊月,因家里发生一场变故,被上级批准了二十天的探亲假。按规定,士兵服役不三年,家里不发生特殊事情,是不准许探家的。
本来上级给的探家时间安排,是让我在家过完春节归队,但在离过春节还有两天时,乡邮员却送来了一封加急电报:接电速归队。
那个年代,没有直拔的长途电话这样的电报,部队不会轻易发。任谁也知道,部队有事。
自古军令如山,次日,我便匆匆启程归队。
坐了一天一夜的普快列车,需要在武汉换乘北京去昆明的特快,到达武汉站时,已是晚上八九点了,因为人生地不熟,更为了省钱,便没去找旅馆,在候车大厅的排椅上将就一夜。大厅里人不多,夜也很冷,睡不着,便想心事,心情低落。不是因为一个人将在列车上过年,更不是因为顾虑归队后的未知任务,对这反而到有些跃跃欲试,是因为耳闻目睹家中的窘境,自己却无能为力。
因为困,不知是什么时候,倚在排椅上抱着帆布手提包迷糊过去了。
天微亮时,大厅里的旅客逐渐多起来,同样夜宿候车厅醒了的人,开始说话,我也睁开了惺忪的眼。因时间还早,就那么百无聊懒的坐着,寻思再过会儿去那儿买点吃的。
突然,有两个旅行包放在我脚前,抬头一看,一个女的,三十岁左右岁,个子不高,微胖,中发或短发,模样记不清了,她看着我说:小兄弟,帮我看一下包,我出去一下。没等我答应,便转身走了,再寻着她的背影看时,身影已很快融进人群中。
作为一个军人的我,敏感的脑子里有了警戒的反应:旅行包里有什么?坏人的杀人弃尸、毒贩携毒、定时炸弹场景一股脑儿冒出来,心立马绷紧了。
用脚动了动那包,好像没有应该有的血腥味,也听不见嘀嘀哒哒声。便考虑这是否真是个坏人还是普通人,是应该去找警察报案,还是再继续“侦察”,纠结了大约不到十分钟,还没想明白,那人回到了我跟前。向我递过一个塑料袋说:小兄弟,给你捎了点吃的,趁热吃了吧。我一看是两个茶叶蛋和几个包子。咽了口涎水说:我不要,我吃过了。她说笑着说:梦里吃过了不能算。我一看,这是好人啊。就红着脸掏索出十块钱,递向她说,那我给你钱。她又笑着说,够大方啊,这是你一个月的津贴费吧?你给我看包,我请你吃早点,两清了。你吃了吧,我要赶车去了。说完提起她的包就要走。
平时不善言辞的我,突然说了一句我后来定义为愚蠢但又为之得意的一句话:这么多人,你为什么让我看包?她顿了顿,说:因为你的服装和我裤子一个颜色呀。说完提起包就走。我陡然从心底升起一抹自豪感,为这身绿军装,为自己被陌生人信任。走了两三步,她又停下转回头小声的说:我猜你收到了一封和我一样的电报吧?我楞了,不知道是摇摇了头还是点点了头。她又说了句:小兄弟,打起精神来!平安!
便快步离去。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裤子是草绿色的肥大軍裤。
多年来,每逢在候车厅候车时,我一定会忆起这件事。我们都是那个车站的过客,匆匆擦肩而过,但有几句话没能对您说,一直想对您说。
您好,不知道怎么称呼您,我相信称您首长不会错。
首长,当年,服装与您的同色,我为穿过绿军装一生感到荣幸。当年,您的早点,让我后来知道,遇上困顿的人帮助他买份饭吃;当年,您对我的信任,让我后来愿意相信别人;当年,您没猜错,我收到了一封和你收到的一样的电报;当年,您希望我平安,我报告,我平安,至今平安。我也相信,您平安,至今平安。
首长,我知道,那场战争夺走许多战友的生命,但您肯定肯定平安。
此致
敬礼,祝您 一生安好
2020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