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 > 文苑 >
真正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不需要她做什么
时间:2020-06-18 17:03 浏览次数:
渐渐的他的即兴演出变得名声大噪,以至于引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爵士乐的创始人前来“挑战”,名义上是挑战,可实际上无非是想碾死这个渺小的无名小卒罢了。看啊,雄赳赳气昂昂的莫顿夹着一只雪茄,挑衅的撞了1900的肩膀,一场大战一触即发。沉浸在虚荣里的莫顿弹奏了两首精彩的曲子,傲慢至极,坐在角落里的1900托着腮听着,泪流满面,“你不觉得他弹的很动听吗!”骨子里的天真无邪在辉煌的大厅里展露无余。
押注在他身上的宾客纷纷觉得,这小子肯定让我们输定了,富人堆里怨声载道。如果说一直顺风顺水,固然算不上精彩,向死而生,在逆境里开出一朵花,才是令人难忘的。1900坐在在自己给自己画的小圈子里,让这位爵士乐创始人出尽了风头,随后,用一只即兴的小曲儿打败了莫顿,在场的富人们沉浸于1900黑白琴键之间的魔法中显得丑态毕露,也是这种沉浸,像一个洪亮的耳光,打在了莫顿的脸上。
繁华落尽,1900迎来了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爱情,“我真正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不需要她做什么,不需要她浓妆艳抹,她只是站在那里,就那么迷人。”她就只是站在那里,海风轻轻吹拂她苍白的脸颊,她的灰色的,深邃的目光里,满满的悲伤仿佛就要溢出似得。她望着大海的深处,像是在思考,可又没人猜得出,她在想什么,在想念着谁,向往着谁。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落入爱河的1900即兴创作了《1900theme》,有的人的爱情是柴米油盐,是花前月下,是推杯换盏,是彻夜缠绵,而有一种人太过于珍重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对从小就是个孤儿的1900,没有亲情的温暖,独自在苍凉的大海上飘荡了二十多年的他,像碰着一只易碎的珍宝,万千的叹息声与数夜的辗转,他始终没有把这份爱意诉说出来。 (责任编辑:天涯)